辣根比苏打辣

逆cp&冷cp专业户,tsn是心头血。

【EM】曲终人散

来自《水中之寂》的脑洞……没看过的亲可以看看,那篇文非常非常非常虐。食用此文时最好配合BGM a thousand years。大概就是一个马总得了绝症,花朵陪他度过最后一段时光的故事。人物OOC预警!
这是Eduardo来到新加坡的第二个月。
湿热的风吹过来,街上没有多少行人。一场雨要来的前兆。Eduardo想。
距离与Mark的官司已经过去两个月了,Eduardo的心情也渐渐的平静下来。他的生活过得很好,也许过不了几年他就会有一个妻子,一个孩子。至于Mark,还有曾经的一切,他都不想回忆,也不会再回忆了。
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啤酒,Eduardo坐在窗前随便的翻看着手机。他看着那些无聊的新闻,听着窗外的雨声,感到无比惬意。
这样的生活很好。Eduardo告诉自己。
突然,手机变成了通话界面。来电显示是Chris。Eduardo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按下了绿色的按钮。
“Eduardo?谢天谢地你接了电话。”Chris的情绪似乎焦急又忧伤。
然后电话从Eduardo手中脱落了。
电话那头,Chris的声音真实极了。
“Mark……得了胃癌,医生说他也许只有两个月了。”
机场。
Eduardo感觉从来没这么急迫的想见到Mark过,哪怕是Mark告诉他他们将会有50万投资那次也没有。只是,心情完全不同。
Chris来接他。一路上他们什么都没说。一直到了Facebook的大楼门前,Chris才压低声音对Eduardo说:“别说刺激他的话。”
Eduardo点头。然后他走进了Mark的办公室——Mark就坐在那张办公桌前。他什么都没干,甚至都没有在摆弄他的笔记本电脑。见到Eduardo他也并没有多么惊讶,只是轻笑着说:“Wardo,你来了?”
“Mark……”Eduardo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们俩就这样沉默了很久。
Mark突然开口:“我很抱歉。关于股份的事。”
Eduardo一愣:“那没有关系了Mark……只是你现在……”
“我?我很好……很好……哦该死,我一点都不好。”Mark面无表情的吐出这句话。
然后他突然起身对Eduardo说:“今天晚上住我家吧。我们是不是应该走了?现在已经下班很久了。”
Eduardo这才注意到天已经黑了。他急忙起身跟上了Mark。
躺在床上的时候他有些难受。Mark变得沉默了很多,Eduardo几乎不能确认他就是Mark。但他就在眼前,而且他会在两个月后离开。
Mark的声音突然响起:“Wardo,你睡了吗?”
“还没有。”Eduardo急忙起身,却被Mark按回床上:“陪我……聊会吧。”
还不等Eduardo回答,他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其实我知道的时候并没有多么绝望。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让我觉得愧疚的事就是你。Wardo。
不,不仅仅是因为股份。我知道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的朋友,实际上我就是个混蛋。但你不是,Wardo,你比我好。你很负责,也很会关心人……”
Eduardo打断了他,“你想跟我说的……不是这些,对吧Mark?”
“是的Wardo,其实我真正想说的是,我想早点离开。”
“你说什么?”Eduardo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你是说……?”
“没错。”Mark很平静,“医生说我还有两个月,但我等不了那么长了。半个月,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多了。我已经想好该怎么做了,Wardo,你只要帮我实施计划就可以。”
“好,我答应你。”出乎意料的是,Eduardo没有反对。“你想怎么做?”
第二天早上起来,他们开始了计划。Mark依然去了公司,而Eduardo则去了医院。他拿到了一瓶安眠药,这是Mark的选择,也是比较好的选择。然后他去了殡仪馆,为Mark的后事做准备。两个星期以后他做完了这一切。
然后就是告别了。他们在Facebook上发布了这个消息,之后Mark又亲自去和一些人告别。Eduardo真的很讨厌那些人的泪水与一声又一声再见,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是Mark的决定,他不能多说。
在最后一天,Mark没有见任何人,他只是和Eduardo坐在家里。
“时间到了。”Mark突然说。然后Eduardo真切的意识到他要和Mark分开了,但他没有哭,他只是拿来了药片。
Mark接过药片时依然平静,但很快他就开始无声的哭泣。Eduardo也有点忍不住了,他尽量轻松的笑着说:“别这样Mark,我现在想你告白还来得及吗?”
Mark也露出了微笑。“我想应该来得及。”然后他和Eduardo交换了一个吻,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吻。“再见Wardo。再见。”
他吞下了药片。
而Eduardo,也轻轻的说:“再见,Mark。”
再也不见。
End
【番外】
刚刚参加完葬礼的Eduardo被一个律师给拦住了。来者微笑着说:“Mr.Saverin,我知道现在也许不适合谈这件事,但是作为Mr.Zuckerberg的律师,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讨论一下遗嘱的问题。”
“Mr.Zuckerberg在遗嘱中指定了您为Facebook的下一任CEO,而他的股份也全部归您。而这份遗嘱现在已经生效了,所以我来告诉您一下。”
而Eduardo,只是点了点头。
一个月后。
Eduardo已经是Facebook的CEO了。他的专业不是这个,但是他也在努力学着去做。所以他现在已经越来越适应了,适应了工作,也适应了没有Mark的生活。
只是当他看到桌上写着“I'm CEO, bitch”的时候,只是当他听到那首 a thousand years的时候,他还是会想起Mark。
尽管曲终人散,但他从不曾离开。
【番外·End】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