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根比苏打辣

逆cp&冷cp专业户,tsn是心头血。

沙雕修图
原图p2
今天的我也是一只快落的沙雕

【澜巍】每天都在吃我主人和他对象的狗粮

又名《沈巍又一次为赵云澜受了伤,这是他体内红血球发生的变化》
这个时候发文瑟瑟发抖,给小红心小蓝手评论的宝贝儿们都是天使。
沈巍体内红血球视角,细胞拟人化。
看工作细胞的产物,没有医学常识!私设比山高!
是甜饼!

01
好吧,如你们所见,我是个红血球。

一般来说成熟红血球的寿命只有120天,不过或许是我的主人实在与众不同,我也跟着沾了光——我活了整整一万年。

我是在主人刚刚遇到他爱人时成为了成熟红血球,那时候主人才十几岁。当时我正在运输氧气,却听到另一个人的声音:"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山延绵不绝,就像是人生负重前行。要不然你就叫做,沈……巍?"

那天起,我成为了一个成熟的红血球。而我的主人,沈巍,获得了崭新的名字,也获得了崭新的生命。

可是后来我主人的爱人——他叫昆仑,却牺牲在大战中。

主人流了很多血,我死命的抓着血管不让自己离开他的身体。我听到他哭着喊昆仑,最后终于体力不支而昏过去。

还好他最终等到了昆仑。当然,现在是赵云澜。

02
主人和赵云澜初遇的时候表面看着挺平静的,然而只是表面而已。

当时我正在下肢静脉里运送氧气,突然被一堆冲过来的其他红血球推着往前走,直到到达心房里。期间我摔了不知道多少次,才勉强把氧气送达。主人上一次这么激动,可是初遇昆仑君啊。

后来我听其他红血球讨论,才知道原来他遇到了又一个昆仑君的转世。一开始我是不怎么看好的——原来每次遇到昆仑转世,我都要倒霉一次,要么受伤失血,要么替他承受病痛。虽说我不用去战斗,但是每天也够担惊受怕的了。

你们可千万别骂我啊,我只是一个红血球而已,要为自己的生命安全考虑的嘛。不过赵云澜的确不同,他对主人的感情那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有一次主人为了不让赵云澜怀疑,故意刺破了自己的手指。别的细胞都在大呼小叫,只有我十分淡定。活了一万年的红血球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点小伤对主人超强的自愈能力来说不用一分钟就好了。

然而赵云澜显然不了解:"小什么小啊,你知不知道这会引起破伤风!我带你去医院!"

……对此我想说,为什么别人的红血球都能谈恋爱,而我活了一万年居然只能吃狗粮?主人你为了赵云澜白白牺牲了好多我的同伴啊!

还有,隔壁白血球表示:我很坚强,不会让主人得破伤风。

03
赵云澜是个热爱作死的人。

在他第无数次被主人警告儿依旧跑去研究圣器后,终于失明了。

主人为了他去求那个什么冯去病,居然在雨里跪下了。他的身体本来就大不如前,这一跪弄得我们一干细胞都头晕脑胀。

更要命的是,赵云澜好不容易恢复了,却又把自己弄瞎了。这次主人直接割腕放了血,我险些变成赵云澜的药材。

我听到赵云澜对主人说:"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

其实我也想问主人这个问题:真的值得吗?

"值得。"这是他的回答。

红血球没有细胞核,所以既然主人说值得,那就一定值得。

04
那天主人受的两次伤都是足以致命的。

血流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即使是我,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我还是得运送氧气,只能随着血流向前。

突然间,主人的身体被什么巨大的能量冲击了。我很清楚的知道,或许这一次真的会危及生命。

周围是些被毁坏的组织,我的周围不知为何荒无人烟。然后我再一次听到赵云澜的声音:"沈巍!"

那样撕心裂肺的喊声,让我有种莫名的想流泪的冲动。

然而紧接着,一阵更大的爆炸发生。是对我来说过于巨大的东西,一根冰锥,带着我的同伴们直直的落在我面前。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

在失去意识前,我脑海中最后想的是:这里是心脏。

05
我醒来的时候,主人的身体已经基本无药可救。

那根冰锥已经不在原位,或许是主人自己拔出的。越来越多的血细胞正在向伤口涌去,血小板们拼尽全力堵住伤口却无力回天。

我迷迷糊糊的也要被卷走,却感到了一股热流袭来,主人几乎不再跳动的的心脏又开始工作。

我看到陌生的血细胞们,流入主人的身体,开始默默的工作。我也重新站了起来,继续运输我的氧气。

"不行老赵,你不能再给沈教授输血了!你都这样了,想失血过多死吗?"听声音,应该是那只猫。

"我和他的命连在一起,他死了和我死了有什么区别?用这点血把他换回来,值得。"赵云澜的声音很虚弱,却也坚定。

你们人类都这么喜欢说"值得"吗?每次都让我想哭。

06
主人终于好了起来,我再一次大难不死。

大战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比如赵云澜的那个什么特调处搬家了,离主人的大学只有一条街。主人和赵云澜也搬到了一所新的房子里,一起生活。

而我,和来自赵云澜体内的红血球们相处的很愉快。它们对我活了一万年表示惊奇,却不很在意。我们共同为着我们的主人——沈巍的身体健康而努力。

只不过赵云澜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亲一下主人啊?光在毛细血管里跑步很累的。

07
我是个活了一万年的红血球,见证了沈巍和赵云澜之间所有的故事。

他们一同比肩战斗,也经历过生死的考验。好在,兜兜转转,他们总算又走到了一起。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但是吃沈巍和赵云澜的狗粮,真的很幸福。

—END—
我也想当沈美人身体里的红细胞(true
昨天有什么不开心的不要在乎啦!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听说镇魂回来了,码了一篇小甜饼和消失3,结果一进tag乌烟瘴气。小透明写手瑟瑟发抖,这个节骨眼上不敢发,风波过去了再发吧。
退圈是不可能退圈的,这辈子都不可能退圈的。我萌的cp都是我的心头好,就算不想写了也不存在哪天不萌了退圈的情况。太太们退圈我完全能理解,写文一为读者二为自己开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无缘无故被骂真的挺委屈的。
总之大家不要再生气啦,中秋节嘛就应该开开心心的。
顺便,明天发小甜饼,凑表脸安利一下自己的文,点我主页看看呗~

【澜巍】一个小片段

生子预警。
脑子里一直有的一个小片段。不一定会写。



"我一定会把他生下来,赵云澜。我要你每天都看到他,就算我老了,死了,或是你厌倦了我,只要你看到他,就会想起我。除非我抹去你的记忆,否则只要他活着一天,你就永远别想把我忘记。"



【澜巍无差】十字花科

普通人AU,私设如山。一个美好的小故事,可以当成是某个芥子世界吧。
顺便说一下,《消失的黑袍使》以后可能会更的很慢,因为开学了。
ooc可能有,涉及几个原著和剧版名场面。

01
赵云澜最讨厌吃西蓝花。

无论是蔬菜沙拉,还是西餐配菜,他都会极其认真的挑出所有的西蓝花,扔进垃圾桶。赵心慈为此训斥了他许多次:"小孩子怎么能随便挑食呢?"

赵云澜觉得很委屈。他当然不会听赵心慈的,16岁的少年正是叛逆的时候。更何况他只是不吃西蓝花,就像是隔壁的邻居不吃香菜一样。为什么不吃香菜不会被骂挑食?这分明是歧视西蓝花!

好吧,他已经开始为西蓝花辩解了,而且忘了自己也是"歧视西蓝花"的其中之一。不过尽管不爱吃西蓝花,赵云澜却依然在自己的小菜地里中了西蓝花。他最近正在研究十字花科的植物,为了研究,只能种下自己不喜欢的西蓝花。

如果他能进入龙城大学学习植物学——那么他一定要解剖很多的西蓝花,赵云澜恶劣的想。成为一个植物学家,这听上去比别的梦想有意思多了。

"其实,我觉得老赵你还是成为一个梦想家更好一点。"前桌大庆开玩笑的说,换来赵云澜的一脚飞踹。

其实他知道自己成为植物学家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龙城大学的分数线还是很高的。但是既然已经中了西蓝花,在西蓝花长成之前,就没有放弃的道理。

赵云澜尽职尽责的给小菜地浇水,并且制作挂牌标注自己的植物们。

西蓝花——十字花科。

当他写完最后一笔,叼着棒棒糖准备把牌子挂在菜地前时,却看到他的西蓝花上有一条可恶的菜青虫。赵云澜本身没有多讨厌这种小虫子,但它们无疑会毁掉他的西蓝花。于是他捉住那只小虫子,准备将它就地正法——

"请等一下,"他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不算清脆,却敲在他的心上,"可以把它给我吗?"

赵云澜抬起头,看到面前的少年。少年冲他笑着伸出手。

"我叫沈巍。"他说。

很多年后,赵云澜还会开玩笑的问沈巍:"我当时满脸泥巴,你怎么会对我一见钟情呢?"

明明是我先动了心啊。

02
"我从没见过我父母,"沈巍把一只菜粉蝶装进采集瓶,"我和我弟弟在孤儿院长大。现在我得考上龙城大学才能好好照顾他。"

"你很喜欢昆虫吗?"赵云澜看着沈巍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有点儿难过,换了个话题。

"是啊,"沈巍眯起眼笑了笑,"不被理解,被厌恶,却依然活的自在,这也是我想要的生活。"

还未说完,赵云澜就迅速的往他口中塞了根棒棒糖。

他是多么希望,这能让沈巍的生活甜那么一点儿,一点儿也好。

沈巍没反应过来,耳根忽的红透了。

"那以后你随时来!"赵云澜憋了半天说出来这么一句。气氛有些诡异的暧昧。

"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呢。"沈巍及时接过话来。

"我啊……"赵云澜突然起了戏弄之心,"我叫昆仑。"

"昆仑……今天谢谢你,我很开心。"沈巍低着头跑了出去。

赵云澜看着跑出去的沈巍,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03
后来赵云澜和沈巍熟了起来。

他们聊的不多。赵云澜是个嘴闲不下来的人,但和沈巍这样安静的人在一起,他不愿意破坏氛围。沈巍有时会给他讲一些昆虫学的知识,或者提醒他菜地里哪些是害虫。他说菜青虫最爱十字花科,赵云澜便送了他一些西蓝花,以免沈巍养的菜青虫没有足够的食物。他还给了沈巍菜地角落里木屋的钥匙,里面是些杂物和种子,他们常在里面呆着。

赵云澜觉得自己挺喜欢沈巍的。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更不知道沈巍是不是也喜欢他。

高三的生活很紧张,赵云澜甚至没时间给菜地浇水。沈巍也很少来了,但越是这样,赵云澜就越是想念他。

他在写下的每个数字里看到沈巍,在窗外的阳光中想起沈巍,在蝴蝶翅膀的鳞片上发现沈巍。

他想的快要发疯。

高考的前一个星期,龙城突然下了场暴雨。赵云澜冲下楼试图挽留他的菜地,却着了凉,在家里躺了三天,影响了发挥。赵云澜并不意外,凭他的成绩,即使正常发挥也不一定能考上龙城大学。

而沈巍,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出现过。赵云澜跟自己的同学到处打听,也没有找到他。

菜地高考完后他也看了,除了一地的西蓝花尸体,那块挂牌也不知所踪。赵云澜只当是被大雨冲走了,也没在意。

选专业的时候赵云澜其实想选植物学,最后却鬼使神差的选了昆虫学。

就当是那段时光的纪念也好。赵云澜想。

04
毕业后赵云澜进了研究所,多年过去也成了所长,发表了几篇论文,算得上是个昆虫学家。

"老赵,去龙城几天啊?"说话的是祝红,本来是研究蛇类的,后来毕业也来了所里。

"可能得多待几天吧,"多年过去赵云澜还是没有改变吃棒棒糖的习惯,他含着糖棍儿含糊不清的回答,"具体还得看到那的安排。"

他也想回去看看自己的学校,和他的小菜地。

还有沈巍——这么多年过去,他始终未能忘记与沈巍一起度过的时光。

到了龙城第一天没什么安排,赵云澜先是参观了一圈龙城大学,毕竟是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大学。路过一间教室时,他好奇的停下了脚步。教室里人满为患,根本看不到教授,人之多竟然挤到了门口。

"打扰一下,同学,"赵云澜小声的问门口的女生,"这是哪位教授的课啊?"

"这是我们植物学沈教授的课。"女孩子很是自豪,"你不知道吗,沈教授可是我们学校最受欢迎的老师啊!他现在在讲十字花科呢。"

十字花科?真是怀念。赵云澜本想旁听一会儿,想了想今天的行程安排又作罢了,离开大学回了自己曾经的家。

赵云澜上大学以后他家就搬离了曾经的房子,菜地也荒废了下来。

然而当他再一次走进菜地时,迎接他的却不是一片野草,而是无数的西蓝花。

赵云澜愣住了。他仿佛又看到了曾经的他和沈巍,就站在菜地前,聊着那些菜青虫和西蓝花的故事。

菜地的角落,小木屋还在。,如今那里虽然破旧了,却好像还有人使用的样子。

他绕到木屋后,挖了半天,发现自己埋在此处的钥匙还在。锁肯定早就换了,他想,可心中还保留着一丝期待。

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在他耳中从未如此令人激动。那把锁没有换,他想。

门打开了。

赵云澜震惊的向后退了几步。铺天盖地的,全是他的照片。趴在桌前写作业的,在上学路上的,给菜地浇水的,还有——

那块他以为被雨冲走的标牌,上面由他写下的字已经模糊。

西蓝花,十字花科。

下面的两个字却依旧清晰。

昆仑。

赵云澜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站在那里,仿佛脚下像西蓝花那样生了根。

直到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传来。

赵云澜转过身,觉得自己的眼睛早已模糊,无法看清来人。但透过那身西装,他看到了16岁那年的小菜地里,沈巍笑着伸出手,接过那只菜青虫。

05
"重新认识一下吧,"他很惊讶自己的声音没有发颤,"我是赵云澜。"

—END—

西蓝花花语:许你一世安康

希望大家多多留言!

深夜叨逼叨几句

最近开了消失的黑袍的坑,但是之前说过的土拨鼠之日也在一起码。
土拨鼠之日这个梗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梗,同时又带上白居的友情向和一点点黑洞频率的AU,整个文章的篇幅很长,格局也很大。虽然是和《消失》一起开始写的,土拨鼠的那篇我总不敢发,因为我无法驾驭好白居的性格。而且那篇文里的白居有很重要的作用,一旦ooc可能比澜巍ooc的影响更严重。
我是不吃白居rps的,至今唯一吃过的rps是Jewnicorn,第一对也是最后一对。怎么说呢,吃rps真的太难受了,有个姑娘说过,他们当时太甜,却总是忘了售后。我觉得是这样的。卷西和加菲八年没同框,卷说与加菲那场经历只是夏令营,夏天过去又会回归生活。唯一的同框一次是加菲去看卷西话剧半途又默默走了。我挺害怕白居也变成这样,所以不吃,不敢吃。友情向也不错,我喜欢的终究还是澜巍,白居很好,但现实只能是现实。
9月2号就开学了,之后应该会很忙,很难再写文。我争取这几天把《消失》写完。不知不觉百fo了,这两个月和澜巍圈的大家在一起真的很开心。以后也会努力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百fo了,很开心

点梗会安排的

【澜巍】消失的黑袍使—2—

《消失的爱人》AU,但是只涉及到电影的一部分设定,主要脉络为剧版设定。
CP:赵云澜/沈巍(斜线目前无意义)
时间线是沈教授割腕取血之后,两人已交往。因为剧里没有给出星督局的具体作用所以私设星督局=公/安/局。ooc有。
前文指路:
1

简介:沈巍突然失踪,而赵云澜是杀害他的最大嫌疑人。

04
"你这开什么玩笑啊老赵?"大庆在电话那头吼得不想猫倒像头狮子,"沈教授失踪了他们去找你麻烦干嘛?"

"情况比较复杂,"赵云澜瞥着正在检查屋内情况的李警官,"你以为我愿意在这儿啊?"

"那你得赶紧找到沈教授啊,要不然怎么洗脱嫌疑?唉老赵等等先别挂……"

李警官走过来,赵云澜迅速挂了电话:"李警官,有什么发现没有?"

"我们已经用了鲁米诺试剂*,"李警官边说边记录,"很快就可以出结果了。沈巍还没有跟你联系吗?"

"我知道你们怀疑我,李警官,"赵云澜拆开一根棒棒糖的糖纸,"但是就算沈巍真的出了什么事,也不可能是我干的。他是我爱人,现在他失踪了我也很着急。"

"你也说了,赵处长,"李警官放下笔,"他失踪的前一天晚上你们吵了架,那是你最后一次看到他。我相信你,但是没有不在场证明,无法排除你的嫌疑。所以现在你安心的等鲁米诺反应的报告出来,可以吗?"

赵云澜愣了一下,他没想到事情严重到这种地步。

"你们是说,我杀了他?"

李警官拍了拍他的肩膀。

"谁知道呢,"她说,"祝你好运,赵处长。"

05
当晚赵云澜只好住在沈巍家里。由于沈巍失踪前几天都住在赵云澜家,他自己的家倒没什么可取证的。

送走了李警官,赵云澜坐下来试图理清事情的脉络。

沈巍失踪了两天。而他,赵云澜,被列为首要怀疑对象。沈巍失踪的前一天只见过他一个人,晚上又和他吵了架,如果是赵云澜办案,他也会怀疑。问题是沈巍的身份太特殊,他又无法向星督局坦白。他无法忍受星督局的怀疑,现在海星局势不乐观,他被限制不能去特调处,是非常不利的。

还有,他要怎么找到沈巍?
用了香沈巍不出现,摄政官的回复也是沈巍没有回地星。

算了,身正不怕影子斜,他堂堂镇魂令主从没做过什么亏心事,还能平白无故成了杀人犯?

他叹了口气,躺了下来,却看着床头的照片久久无法入睡。

那是特调处的一张全家福,也是他有的沈巍的唯一一张照片。或许是久居地星,沈巍不爱拍照,这张全家福还是赵云澜求了他好久才拍的。

"小巍……"

"你到底在哪……"

照片里的沈巍冲他微笑着,赵云澜终于还是陷入了睡眠。

他睡得并不安稳。他以为他会梦到沈巍,但梦里只有模糊的光影,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把刀,在他梦里出现的唯一非抽象的东西。刀上是已经干涸的血液,他辨认了一会,判断出那是沈巍割腕取血时用的刀。

紧接着手机铃声惊醒了他。

"恐怕你得来一趟星督局了,赵处长,"那头是李警官的声音,"我们在你家厨房有了惊人的发现。"

"鲁米诺反应的结果出来了。"

"亮的可怕。"

"到处都是沈巍的血。"

—TBC—

*:鲁米诺,既发光氨,可以鉴别经过擦洗,时间很久以前的血痕,既鲁米诺反应。

电影这里是女主角故意放血,猜猜巍巍这是什么情况?

【澜巍】消失的黑袍使—1—

《消失的爱人》AU,但是只涉及到电影的一部分设定,主要脉络为剧版设定。
CP:赵云澜/沈巍(斜线目前无意义)
时间线是沈教授割腕取血之后,两人已交往。因为剧里没有给出星督局的具体作用所以私设星督局=公/安/局。ooc有。

简介:沈巍突然失踪,而赵云澜是杀害他的最大嫌疑人。

01
沈巍失踪的那天早上并没有什么异常。

赵云澜和平常一样,起床,洗漱,然后嘴里叼着棒棒糖,开车去特调处上班。

赵云澜没在特调处看到沈巍,但他并没有很意外。一个在昨天晚上还和你吵了架的人会在第二天早上表现的若无其事并且和你一起去上班吗?他觉得不会。

赵云澜知道沈巍是为他眼睛的事着急,才会割腕取血。可他真的不愿意沈巍伤害自己,即使他从此就再也看不见了,沈巍也不能用自己的命来换。

他越想脸色越阴沉,特调处众人一句话都不敢说。最后还是刚进门的郭长城问了一句:"赵处,你怎么了?沈教授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谁知道呢,"赵云澜不紧不慢的拿了根棒棒糖塞进嘴里,"黑袍大人去干什么,我能拦得住吗?"他站起身,进了办公室。

"老赵这绝对是和沈教授吵架了吧?一大早的这样。"大庆小声的说。

"领导的家事,我们也没办法啊。"林静耸了耸肩。

沈巍一天都没出现在特调处,赵云澜只当他在龙城大学上课,而且他也不知道见了沈巍该怎么办。

回到家,沈巍同样不在。赵云澜打开冰箱想找点什么吃,才想起自己的一堆过期速冻食品早就被沈巍扔了,只好作罢。他打开电视看了一会,正在昏昏欲睡之时,门铃响了。

赵云澜打着哈欠去开门:"哟,终于回来了,沈——"

"星督局查案,请配合。"门外的李警官一脸冷淡。

02
"我不明白,"赵云澜没想到来的竟然是星督局的人,"这是什么意思?我被卷进什么案件里了吗?"

"是这样的,"李警官说,"我们知道您是特调处的处长,而沈巍——"她停顿了一下,"是特调处的顾问,是吧?"

"我看不出这与你们半夜出现在我家有什么关系。"赵云澜皱了皱眉头。

"你大概还不了解情况,赵处长。沈巍一天都没有出现在龙城大学,并且没有请假。学校联系不上他,而且我们也调查到没有去特调处。他的学生报了案。所以我们来找你了解情况。"

"我们昨天吵了一架,"赵云澜没想隐瞒,"在我家。今天我一天都没看到他。"

"好的,我们了解了。之后如果你见到沈巍,请跟我们联系。"李警官跟他握了握手。

赵云澜刚要关门,却看到了李警官别有深意的眼神。
"现在的情况是,沈巍失踪了整整一天,生死不明。"

"他可能被谋杀了。"

03
要说沈巍会出什么事,赵云澜绝对不相信。

沈巍是谁,黑袍使啊,怎么可能被普通人谋杀。再说,如果他回了地星,那任谁都不可能找到他。赵云澜也没法跟李警官解释清楚沈巍的身份。

问题是,就算他要回地星,难道连学校都不请假吗?突然消失,这不是沈巍的作风。

赵云澜立刻点上了沈巍给他的香。

然而一个小时过去,没有一点消息。

赵云澜想到了李警官的那个别有深意的眼神,和她的话。

沈巍可能被谋杀。

而沈巍最后一次出现是在——

赵云澜家里。

—TBC—
不会写办案的具体流程,大家凑活着看看吧。
如果你喜欢,小红心小蓝手评论素质三连来一波!






脑洞

想写画风清奇的ABO
O压A(小声
有人想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