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根比苏打辣

逆cp&冷cp专业户,tsn是心头血。

【澜巍无差】十字花科

普通人AU,私设如山。一个美好的小故事,可以当成是某个芥子世界吧。
顺便说一下,《消失的黑袍使》以后可能会更的很慢,因为开学了。
ooc可能有,涉及几个原著和剧版名场面。

01
赵云澜最讨厌吃西蓝花。

无论是蔬菜沙拉,还是西餐配菜,他都会极其认真的挑出所有的西蓝花,扔进垃圾桶。赵心慈为此训斥了他许多次:"小孩子怎么能随便挑食呢?"

赵云澜觉得很委屈。他当然不会听赵心慈的,16岁的少年正是叛逆的时候。更何况他只是不吃西蓝花,就像是隔壁的邻居不吃香菜一样。为什么不吃香菜不会被骂挑食?这分明是歧视西蓝花!

好吧,他已经开始为西蓝花辩解了,而且忘了自己也是"歧视西蓝花"的其中之一。不过尽管不爱吃西蓝花,赵云澜却依然在自己的小菜地里中了西蓝花。他最近正在研究十字花科的植物,为了研究,只能种下自己不喜欢的西蓝花。

如果他能进入龙城大学学习植物学——那么他一定要解剖很多的西蓝花,赵云澜恶劣的想。成为一个植物学家,这听上去比别的梦想有意思多了。

"其实,我觉得老赵你还是成为一个梦想家更好一点。"前桌大庆开玩笑的说,换来赵云澜的一脚飞踹。

其实他知道自己成为植物学家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龙城大学的分数线还是很高的。但是既然已经中了西蓝花,在西蓝花长成之前,就没有放弃的道理。

赵云澜尽职尽责的给小菜地浇水,并且制作挂牌标注自己的植物们。

西蓝花——十字花科。

当他写完最后一笔,叼着棒棒糖准备把牌子挂在菜地前时,却看到他的西蓝花上有一条可恶的菜青虫。赵云澜本身没有多讨厌这种小虫子,但它们无疑会毁掉他的西蓝花。于是他捉住那只小虫子,准备将它就地正法——

"请等一下,"他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不算清脆,却敲在他的心上,"可以把它给我吗?"

赵云澜抬起头,看到面前的少年。少年冲他笑着伸出手。

"我叫沈巍。"他说。

很多年后,赵云澜还会开玩笑的问沈巍:"我当时满脸泥巴,你怎么会对我一见钟情呢?"

明明是我先动了心啊。

02
"我从没见过我父母,"沈巍把一只菜粉蝶装进采集瓶,"我和我弟弟在孤儿院长大。现在我得考上龙城大学才能好好照顾他。"

"你很喜欢昆虫吗?"赵云澜看着沈巍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有点儿难过,换了个话题。

"是啊,"沈巍眯起眼笑了笑,"不被理解,被厌恶,却依然活的自在,这也是我想要的生活。"

还未说完,赵云澜就迅速的往他口中塞了根棒棒糖。

他是多么希望,这能让沈巍的生活甜那么一点儿,一点儿也好。

沈巍没反应过来,耳根忽的红透了。

"那以后你随时来!"赵云澜憋了半天说出来这么一句。气氛有些诡异的暧昧。

"对了,我还没问你叫什么呢。"沈巍及时接过话来。

"我啊……"赵云澜突然起了戏弄之心,"我叫昆仑。"

"昆仑……今天谢谢你,我很开心。"沈巍低着头跑了出去。

赵云澜看着跑出去的沈巍,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03
后来赵云澜和沈巍熟了起来。

他们聊的不多。赵云澜是个嘴闲不下来的人,但和沈巍这样安静的人在一起,他不愿意破坏氛围。沈巍有时会给他讲一些昆虫学的知识,或者提醒他菜地里哪些是害虫。他说菜青虫最爱十字花科,赵云澜便送了他一些西蓝花,以免沈巍养的菜青虫没有足够的食物。他还给了沈巍菜地角落里木屋的钥匙,里面是些杂物和种子,他们常在里面呆着。

赵云澜觉得自己挺喜欢沈巍的。他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更不知道沈巍是不是也喜欢他。

高三的生活很紧张,赵云澜甚至没时间给菜地浇水。沈巍也很少来了,但越是这样,赵云澜就越是想念他。

他在写下的每个数字里看到沈巍,在窗外的阳光中想起沈巍,在蝴蝶翅膀的鳞片上发现沈巍。

他想的快要发疯。

高考的前一个星期,龙城突然下了场暴雨。赵云澜冲下楼试图挽留他的菜地,却着了凉,在家里躺了三天,影响了发挥。赵云澜并不意外,凭他的成绩,即使正常发挥也不一定能考上龙城大学。

而沈巍,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出现过。赵云澜跟自己的同学到处打听,也没有找到他。

菜地高考完后他也看了,除了一地的西蓝花尸体,那块挂牌也不知所踪。赵云澜只当是被大雨冲走了,也没在意。

选专业的时候赵云澜其实想选植物学,最后却鬼使神差的选了昆虫学。

就当是那段时光的纪念也好。赵云澜想。

04
毕业后赵云澜进了研究所,多年过去也成了所长,发表了几篇论文,算得上是个昆虫学家。

"老赵,去龙城几天啊?"说话的是祝红,本来是研究蛇类的,后来毕业也来了所里。

"可能得多待几天吧,"多年过去赵云澜还是没有改变吃棒棒糖的习惯,他含着糖棍儿含糊不清的回答,"具体还得看到那的安排。"

他也想回去看看自己的学校,和他的小菜地。

还有沈巍——这么多年过去,他始终未能忘记与沈巍一起度过的时光。

到了龙城第一天没什么安排,赵云澜先是参观了一圈龙城大学,毕竟是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大学。路过一间教室时,他好奇的停下了脚步。教室里人满为患,根本看不到教授,人之多竟然挤到了门口。

"打扰一下,同学,"赵云澜小声的问门口的女生,"这是哪位教授的课啊?"

"这是我们植物学沈教授的课。"女孩子很是自豪,"你不知道吗,沈教授可是我们学校最受欢迎的老师啊!他现在在讲十字花科呢。"

十字花科?真是怀念。赵云澜本想旁听一会儿,想了想今天的行程安排又作罢了,离开大学回了自己曾经的家。

赵云澜上大学以后他家就搬离了曾经的房子,菜地也荒废了下来。

然而当他再一次走进菜地时,迎接他的却不是一片野草,而是无数的西蓝花。

赵云澜愣住了。他仿佛又看到了曾经的他和沈巍,就站在菜地前,聊着那些菜青虫和西蓝花的故事。

菜地的角落,小木屋还在。,如今那里虽然破旧了,却好像还有人使用的样子。

他绕到木屋后,挖了半天,发现自己埋在此处的钥匙还在。锁肯定早就换了,他想,可心中还保留着一丝期待。

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在他耳中从未如此令人激动。那把锁没有换,他想。

门打开了。

赵云澜震惊的向后退了几步。铺天盖地的,全是他的照片。趴在桌前写作业的,在上学路上的,给菜地浇水的,还有——

那块他以为被雨冲走的标牌,上面由他写下的字已经模糊。

西蓝花,十字花科。

下面的两个字却依旧清晰。

昆仑。

赵云澜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站在那里,仿佛脚下像西蓝花那样生了根。

直到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传来。

赵云澜转过身,觉得自己的眼睛早已模糊,无法看清来人。但透过那身西装,他看到了16岁那年的小菜地里,沈巍笑着伸出手,接过那只菜青虫。

05
"重新认识一下吧,"他很惊讶自己的声音没有发颤,"我是赵云澜。"

—END—

西蓝花花语:许你一世安康

希望大家多多留言!

评论

热度(38)